工作动态

“送爱到家”大走访活动系列报道之一:学院(中心)党委书记李海涛带队走访东南片区困难大学生家庭

作者:罗文芳时间:2015/09/02 00:00:00浏览:

    编者按:为深入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全面了解我院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实际情况,进一步提升学院学生资助工作水平,增强教书育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在去年开展“访贫问苦”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走访活动的基础上,学院(中心)党委班子成员和院领导,在暑假期间带领部分中层干部,分别去往全省各市州近60名贫困学生家庭,看望和慰问学生及其家长,开展“送爱到家”大走访活动。

    学院(中心)领导高度重视,党委书记李海涛在党委会上提出“继续开展走访活动,让更多的党员干部参与,增强教书育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的要求。这次大走访活动作了精细规划,由院领导带队,中层干部参与,分为8个组,走访了33个县市45个乡镇,总行程9000多公里。

    走访活动时间紧、任务重,各组成员辗转千里,不畏酷暑,按计划逐户走访慰问。在走访过程中,通过和家长聊生活、听诉求、话发展,宣传国家和学院(中心)助学帮扶政策,并反馈学生在校的思想、学习、生活等情况,让受访学生及家庭切实感受到学院(中心)对他们的关怀和重视,极大地鼓舞了学生和家长的士气,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以更加积极的状态去面对自己和家庭的未来。

    学院宣传部门通过多种方式收集了参加活动人员自发创作的一些图文资料,整理推出“送爱到家”大走访系列报道,原汁原味地记录这次活动的详细情况,让亲历者讲述那些有温度的故事,希望带给安院师生员工,带给这个社会的,不仅仅是感动,更多的是思考和行动。

    我们始终相信:爱,会让这个世界更美好!

 “送爱到家”大走访活动系列报道之一:

学院(中心)党委书记李海涛带队走访东南片区困难大学生家庭

    8月4日至7日,学院(中心)党委书记李海涛率宣传统战部、团委、安全技术系等部门负责人赴郴州、衡阳走访困难大学生家庭。不到四天时间,日夜兼程奔走两地5县1500余公里,翻山越岭行经30余乡镇,携爱心真诚走访13个学生家庭。宣传统战部部长罗文芳同志用镜头记录了一幕幕感人的瞬间,并撰写了3000多字的《走访日记》,与读者分享。

测绘专业黄同学母亲是聋哑人,父亲因矿难腰椎受伤,寄居的房子实在太小,无法拍出交流全景

测绘专业袁同学的奶奶是个了不起的老人,中年时先后经历丧夫、丧子、丧媳之痛,咬着牙关把孙子抚养成人送进大学

花炮专业戴同学家倾尽全部积蓄修好房子,却因两个病人致贫

建安专业李同学父亲因脑瘤连续手术,丧失劳动能力,母亲一人撑起六口之家

建安专业王同学母亲多病,父亲因过度操持农活家务,身形瘦小

烤烟是建安专业何同学家唯一的经济来源

与测绘专业谭同学家人合影,谭同学从小失去父母,跟爷爷奶奶长大

职业健康专业邓同学因早产导致身体缺陷,坚强乐观的她放假回家照顾多病的爷爷奶奶

走访建安专业贺同学家

附:走访日记

向 东 南

——2015年走访郴州、衡阳困难大学生家庭手记

宣传统战部 罗文芳

    今年的访贫问苦,申请跟随书记去郴州、衡阳,我是有私心的。

    这些年,一直有组织和参与一些公益活动,加上去年走访已有深切的体验和感受,发现这世上不幸的人和家庭的确很多很多。也有尽可能给予帮助,但深感个人的力量实在太过微薄。而且,对于我们的在校学生,要真正实现帮扶落地,给钱显然不是最好的办法。而就在前不久,郴州宜章鸿兴花炮公司的高峰董事长来办公室,说起要资助几位贫困生来校读书,并表示在校生如有特殊困难,他也可以提供一些帮助,毕业后还可以提供就业岗位,前提是帮扶对象必须表现好,成绩优异。学生部门的走访名单发出来,一看宜章竟有好几个,我便寻思或许可以促成这桩美事,当下主动请缨。高峰董事长,宜章本土企业家,与爱人一起艰苦创业、白手起家,他本人和他的家庭便有许多曲折动人的故事。在这且不展开说,但单凭一点,我一位隆回籍的表哥,愿意放弃南方大都市的高薪职位,背井离乡去到宜章小县城与他一同创业,而且三年下来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我想,其人必定有独特的人格魅力,也必然有一颗至善的心。

    果然,董事长对爱心走访这事的反应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想。8月4日听说我们会过去,当即推迟了武汉出差的行程,让办公室退掉已经订好的高铁票,5日亲自驾车陪着我们跑了整整一天。岩泉镇、一六镇、梅田镇、笆篱乡,这些孩子们的家几乎都不在镇上,一些拐弯抹角的村落,加上语言不通,如果不是董事长带路问路,我们一天是断断走不完5个家庭的。顶着炎炎烈日,中午也没休息,在有的家里甚至水都顾不上喝一口。我们为董事长感动,他却一再说为我们感动,惺惺相惜一路,回到宜章鸿兴,在他们公司新办公基地建设如火如荼的工地上,关于几位贫困生后期的资助方案、与学院校企合作等方面的事宜也基本谈妥。

    第二天一早,出发往桂阳,再转衡阳。

    接下来这两天的行程就不是那么顺利了。先一晚联系时,一看那些地名,头都大了。特别是衡南县,什么宝盖镇罗陂村、花桥镇麦园村、铁丝塘镇晨光村、硫市镇苍翠村、柞市镇罗家村、谭子山镇探山村……许多小地方导航都无法找到,问路也问不清楚,就一路电话、信息折腾过去。由于8号学校还有其他工作安排,我们一行急赶紧赶,总算在7号天黑时分跑完了耒阳、常宁、衡南的8个家庭,当晚赶回长沙家中已是深夜。

    回到家里,虽已疲惫不堪,但仍然毫无睡意……

    作为一名宣传工作者,拿起笔,记录感动,传递正能量,这是我此刻最想做的,或许也是最需要做的。

    感动,源自我们走访的家庭。或是家有重号病人,或是有身体缺陷,或是遭遇意外变故……这些家庭各有各的困难,各有各的不幸。但我们所到之处,不曾听到有谁怨天尤人,见到的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勤奋与坚强。印象最深的一个李同学家里,父亲患脑瘤,一年之内动了两次手术,几乎丧失劳动能力,高昂的手术费用让一个原本就不太富裕的家庭变得一贫如洗,四个孩子,两个读大学,最小的还只有三岁。目前家里的经济支柱就是孩子们的母亲。这个坚强的女人,借钱承包了一片橘子园,自己打理,耕种所有的田地,带孩子、做家务,为了省点药钱,还四处去寻访偏方然后自己扯草药给丈夫治疗。她的一席话,当场令我落泪:孩子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刚好医院通知他爸爸要做第二次手术。父亲想放弃治疗让孩子去上学,孩子想放弃学业去打工挣钱给父亲治病。最后还是这个母亲做了决定,老公不可能放弃,他在,就是家里的天,没他,家里天都会塌掉;孩子,一定要读书,自己这辈子就吃了没文化的苦,不想让孩子再受这样的苦。所以她就挨家挨户去借钱,这些年又一笔一笔还……不难想象,当时,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妻子,面对这样的现实,她的内心经历了怎样的挣扎?

    感动,源自我们的学生。走访的13个家庭,只有3个学生是因为要在家照顾生病的亲人或帮家里干农活,其他10人,无一不是在外打暑期工或实习赚取下个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由于没在教学一线岗位,许多孩子我之前并不认识,假期他们又不在家,跟家长沟通多半比较困难,我只好电话、信息与学生联系。这样短暂的交流过程中,却让我深刻感受到了他们的纯真善良、积极乐观。他们反复表示感谢学校,表示会好好学习、好好工作,早日撑起他们的家。也有个印象特别深的戴同学。他说,老师,这次走访活动是不是会拍照片发到网上报道?那我家的房子外面看起来还不错,会不会同学们看了有意见?但我又真的希望老师们能去家里看看,这对我们家,会是个鼓励……去了他家里才知道,原来他家里早几年父亲做生意挣了点钱就建了栋房子,还做了简单的外装修,看上去的确不错。可就在房子修好后的第二年,奶奶生病,治疗花费了近二十万,撑了两年还是没有治好,于去年撒手人寰。爷爷受了打击,身体也几乎垮了。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年初,家里的顶梁柱父亲也被检查出患有淋巴癌……

    感动,源自我们的院领导。今年暑假,学校事情特别多。人事招聘、干部职工轮训、中心组学习、访贫问苦,活动一个接一个,领导们几乎都没有休息。这一轮的走访活动,涉及省内外40多个乡镇近60个家庭,全体院领导带队,兵分多路一家一家上门慰问。领导们与学生家长亲切交流,了解他们的家庭情况,征求对学院教学、管理的意见,送去统一安排的物资或慰问金之外,大家还慷慨解囊,送上了自己的心意。所到之处,家长们都非常热情,领导要求我们坚决不能收受学生家里任何礼品,遇到有的家庭已经做好饭菜执意挽留,我们都会在用餐后留下餐费。有时大家会在工作QQ群里发照片、问路况,交流感受,更多的是相互打气。我们看到:邵阳组,省局杨局长与郭院长在城步一同推车;娄底、永州有些地方车辆完全无法到达,荣欣主任就带着同志们步行,爬山涉水;文娟书记带领的湘西组,洪石流没有阻挡住她们走访的路,晕车厉害也是稍事休息就继续赶路;王林院长更是单枪匹马独自驾车穿越三个地市……感动的镜头一幕一幕,遗憾我不在现场无法一一记录。我们这组带队的是海涛书记,之前去湘西腊尔山帮贫扶困时就重感冒,还没完全恢复又开始奔波。白天完全没有休息,晚上还在加班(其时,《湖南日报》正在跟书记约稿,请书记发表一篇署名文章),为了抓紧一切时间多走几家,每天都是起早摸黑,因为担心司机连续驾车过于疲劳,很多时候书记还会亲自上阵。在每一个学生家里,书记与他们亲切交流,至情至性。有一个细节,曹同学的家在耒阳新市,联系时说是父母在硫市的建筑工地上做事,我们计划在第二天经过硫市就在工地上找他们见面,可由于家长在电话中没听清楚我们的意思,当晚就赶回了新市。如果见面,则意味着又要折回去几十公里,我当时有点打退堂鼓,可书记说,家长特地连夜赶回家,我们如果不去,人家该多么失望?所以又重新规划路线,赶去见了一面。更让我诧异的是,去年去过的人家,书记都清楚记得他们的情况。有一个邓同学没在今年走访的名单之内,书记说那个孩子是早产儿,治疗过程中又落下残疾,能生存下来并读上大学本已是奇迹,主要是爷爷奶奶抚养,老人家们年事已高,身体不太好,一定要去看看。去了那家刚好得知,孩子的爷爷前不久才从“鬼门关”前打了一转回来。看见我们,两老一会儿开心地笑得像个孩子,一会儿又是扯着衣角抹眼泪,我们离开时,奶奶提着刚从地里收回来的一袋花生追出来很远很远,摇上车窗,我的心仍久久不能平静……

    想陈述的太多,感动之余,更多的在思考,面对这样的家庭,面对来自这些家庭的学生,我们该做些什么?该怎么做?在这里,我很想借用郭院长的一句话:“如果误人子弟,我们就是在犯罪!”

    同时,我也想跟安院的孩子们说一句话:要相信这个社会,她并没有想象的凉薄,请一定保持美好的向往;要相信学院,安院历来有爱有担当;更要相信你自己,你才是战胜一切的根源!

                                                                                            2015年8月8日凌晨